黃鶴樓文學
 
首頁 • 全本
玄幻 • 奇幻
武俠 • 仙俠
都市 • 言情
歷史 • 軍事
游戲 • 競技
科幻 • 靈異
搜索:
 
您當前所在位置:黃鶴樓文學>>九劫道生

第九百八十九章 朋友妻


簡體手機版  繁體手機版
更新時間:2019-10-05  作者:卓韋四郎
 
雪天曜修煉極寒之力與生命之道,當初面對五散人的六翼金蠶奇毒時,雪天曜就曾經對江源提起過自己有一道神通,名叫雪玉命環,有起死回生之效。一住,無彈窗免費閱讀!也正是有雪玉命環做底牌,雪天曜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拼。

幾乎在一瞬間,碧落黃泉以雷霆之勢撕裂辰淵的兩條手臂,鮮血噴灑,放開了對憶靈的束縛,銅鏡也掉落在地上。

雪天曜重生的瞬間,身軀之上的白光還未曾消散,大手一揮將憶靈攬入懷中,另一只手掌控著戮神槍,把掉落在地上的銅鏡太古神器鎮壓。

這兩件都是太古神器,旗鼓相當,這樣一來,無論是戮神槍還是銅鏡都無法發揮出力量。而辰淵雖然是太初起源之境初始境巔峰的強者,將他交給江源,江源雖修為不濟,但有碧落黃泉在手,加上他在此的特殊,收拾辰淵足矣。

下一刻,辰淵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,隨后碧落黃泉將其從頭到腳緊緊束縛,江源施展縹緲仙蹤瞬息出現在他身后。

如今的縹緲仙蹤已經達到了第七層,速度比尋常神王級別的強者都快得多。

只見江源大手一揮,一把抓住了辰淵的頭發,猛然向后一拽。辰淵痛呼一聲,直接被甩在了石壁上,大片頭發被拽了下來。

“敢欺負我家大小姐,老子絕不放過你!”江源大喊一聲,爆發出全力,周圍的神秘能量和陰煞之氣瘋狂涌入他的體內,他的修為和氣勢也在不斷提升。

緊握一拳,狠狠地打在了辰淵的臉上,江源修煉金剛神訣和不滅玄冥體,力道之大,攻擊力之強,若是單論,已經遠超神王級別的強者。

辰淵想要掙脫這碧落黃泉,但奈何只要稍稍用力,碧落黃泉就會勒緊一分。辰淵不是傻子,自然能認得出這是太古神器,如今他的太古神器被戮神槍鎮壓,哪里是江源的對手。

僅僅一拳之威,辰淵的左臉被打得凹陷下去,從口中飛出幾顆帶血的牙齒,頗為凄慘。

這這是開始,江源大喊一聲,又是一拳砸了下去,這一拳之威可是連那頭犀牛都被撞飛了出去,更何況是辰淵。

此刻,江源并沒有動用什么武技,也不用其他武器,只是單純的一拳一腳,將辰淵打得不成人形。尋常神王強者,元神已經十分凝練,就算肉身死亡,元神依舊保持著強大的戰力。

可碧落黃泉畢竟是太古神器,不僅僅是束縛身軀,連元神都禁錮在軀殼之內。肉身死亡,元神也跟著消亡。

短短幾息的時間,辰淵感受到了人生的大喜到大悲,連姓名都不保。

另一邊,憶靈從絕望中看到希望,也被嚇得夠嗆,緊緊抱著雪天曜不放手,哭的梨花帶雨,口中含混不清的喊道:“傻瓜,你這個傻瓜,干嘛要這樣,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!”

雪天曜輕輕抱住憶靈,另一只手輕撫她的長發,十分寵溺的安慰道:“傻丫頭,別哭,我有雪玉命環保命,死不了。”

可即便如此,憶靈依舊哭的興起,絲毫不在意此刻所處的情景。

雪天曜露出無奈的苦笑,望著不遠處江源像是發了瘋似的狂揍辰淵,看樣子自己根本不用出手幫忙,江源一人足矣。

江源瞥見憶靈哭的模樣,也是心疼,當初那個霸道又傲嬌的大小姐,如今被人欺負成這樣,他怎么能忍。

憶靈對他好,他心里清楚,并且因為當初與憶靈吵架而心存愧疚。這時候,心中所有的情緒全都轉化成了憤怒,一拳又一拳的砸在辰淵的臉上,身上。

碧落黃泉慢慢收縮,已經勒進了辰淵的血肉當中,那種痛苦,難以言喻。

“住手!”辰淵喊道:“你……你知道我是誰嗎,我是星辰神王辰墨白之子,我父親在天靈宗內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,你敢殺我,他不會放過你的!”

又是一拳砸下,把辰淵滿口的牙齒敲碎,隨后又補了幾拳,這下辰淵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“哼,辰淵,你都這么大的人了,是如何保持如此天真的,別說你是什么神王的兒子,就算你老子是神皇,今日也救不了你。不過我不會殺你,我會把你折磨到生不如死,讓大小姐結束你的生命。”江源說著,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片刻之后,憶靈的情緒也已經穩定下來,江源拖著如同死狗一樣的辰淵走向二人,地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血跡。

碧落黃泉深深勒進了辰淵的血肉當中,已經將他的身體從上到下完整的切割成好幾段,只有中間的骨骼連著,才不至于散開。

走近之后,見雪天曜和憶靈二人依舊抱在一起,江源輕咳一聲,說道:“兩位就別重逢,俗話說小別勝新婚,我不該來打擾。可這家伙就剩最后一口氣吊著了,大小姐再不動手,可就沒有報仇的機會了。”

此話一出,憶靈嬌軀一顫,聽出了江源的聲音。

之前她太過于激動,只知道有人偷襲辰淵,還以為是雪天曜的哪個朋友呢,也沒有過多的關心。

她怎么也想不到會在這里碰到江源,立刻反應過來,剛剛偷襲辰淵,配合雪天曜救下自己的人,竟然是江源?

幾個月前江源還是個太極起源之境初始境的小蝦米,辰淵可是太初起源之境初始境巔峰的神王,比雪天曜年齡大出個幾百歲,修為也高出一點。

憶靈厲害雪天曜的懷抱,轉過身去,看到江源正一臉笑意的望著她。一時之間,憶靈的情緒再次失控,眼淚順著臉頰滑落,一把抱住江源。

這下輪到江源顫抖了,一只手還拖著半死不活的辰淵,另一只拳頭上也沾滿了鮮血。在他對面,雪天曜正似笑非笑的望著他,那表情,到有幾分意味深長。

江源丟下辰淵,連忙把憶靈推開,望著憶靈疑惑的模樣,說道:“大小姐別這樣,我江源有原則,朋友妻不客氣,不對,是不可欺。再說了雪天曜是我剛剛收的小弟,我這個做大哥的怎么能當著他的面和你如此親密,再怎么說也得私底下才好。”

“我呸,你這個人啊,以后我真得好好防著你了。”雪天曜笑罵道。

憶靈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,雙手勾住江源的胳膊,把他帶到雪天曜面前,說道:“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我哥哥,雪天曜。什么小別勝新婚,什么朋友妻,你怕是誤會了什么吧。”

“哥哥?該不是情哥哥吧。”江源皺眉說道。

憶靈一愣,氣的直跺腳,狠狠的在江源手上掐了一把,疼的江源齜牙咧嘴。

“只是哥哥啦,你整天腦子里在想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。江源,你知道我在這里看到你有多驚訝嗎,我有好多話想問你,也有很多話想跟你說。”憶靈見到江源也是頗為激動,抱住江源的胳膊不放手。

江源笑了笑,說道:“咱們有的是時間,先把那邊那條死狗解決掉再說吧。我感覺他撐不了多久了。”

話音未落,憶靈小手一揮,抬手一抹星光點在辰淵的眉心處,辰淵身軀一顫,連聲音都無法發出,當場死亡。

碧落黃泉之下其身軀消散,兩條白絲回到江源身邊。

憶靈也是個殺伐果斷的人,對于辰淵這種人渣,更不會有半分憐憫。

“我對你們兩個的事情也有點好奇,早在進入太古仙府之前我就察覺到了江源手上佩戴的龍鳳金鈴鐲,還有他的縹緲仙蹤和九曜星辰訣,想必也是小憶靈你傳授給他的吧。”雪天曜笑道。

“哎呀,哥,你是龍影衛的人吧,怎么觀察的這么仔細。”憶靈撒嬌似的說道。

“哈哈,恐怕江源還不知道這幾樣功法意味著什么吧,幸好沒有在其他族人面前施展,不然非得引來大禍不可。”雪天曜笑道,“這座太古仙府和之前的不太一樣,并沒有那么兇險,但是卻有不少太古神器。我們邊走邊說,不要被別人搶了先。”

雪天曜這話若是被其他死掉的人聽到,就算沒死也要被氣死了。

沒那么兇險?開玩笑,也就是他一直跟在江源身邊,有人暗中保護,加上仙府并不為難,才導致如此。若是他自己單獨走,早就死個千兒八百回了。

畢竟有些地方根本就是絕殺之地,一旦進入其中就毫無還手之力,而且仙府的操縱者,之所以開啟仙府,就是要把人引入其中,吸其精血,抽其元神,以作他用。

三人邊走邊聊,一路歡聲笑語不斷,知道的這是來太古仙府尋寶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組隊來游山玩水的呢。

憶靈把自己和江源在長青龍殿相識的經過告訴了雪天曜,江源也把自己和雪天曜相識的經過告訴了憶靈。憶靈告訴江源,幾個月以前,她父親親自前往東方家族,將她接走。在此之前,憶靈已經預見了她父親的到來,這才連忙給江源送去了瘴氣珠。

而與此同時,那一座大殿當中再度恢復了金碧輝煌,此刻其中更是血流成河,尸橫遍野。

有四道身影聚集于此,一位黑袍男子,一條青龍虛影,那位身材妖嬈的女子,還有一位身著一襲漆黑色長裙,氣質出眾,面容冰冷的絕美女子。

此刻,除了看不到臉的黑袍男子外,另外三位存在的臉色似乎并不好看。

上一章  |  九劫道生目錄  |  下一章
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,方便下次繼續閱讀.
在搜索引擎輸入 "九劫道生 黃鶴樓" 就可以找到本書
其他用戶在看:
黃鶴樓文學 -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.jnkfky.icu
聯系我們: [email protected]
北京pk赛车官网北京